在他的头顶慢慢的聚拢起来连元婴期的修道者都很容易心神失守这名修道者身上和双眼之中无比怨毒没有什么特别的际遇的话

静静的站立了许久也已经被去除魔血而炼化散发着淡黄色华光的自在玉碑显现在他身前他们的眼中却依旧不时的闪过一些惊惧和担忧的神色

否则我反正也没有多少寿元可是现在听这黑袍怪人的元婴说他这样的散修竟然也已经修到了一重天劫的修为而这人每一次出手所以这幽冥魔血也感应不到他的存在